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 スポンサー広告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[霹雳月刊121] 杀诫朱厌莲佛心 封禅剑雪恨相逢

2005年10月25日 - 布布相關

帮助某人录入了前半部分...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杀诫朱厌莲佛心 封禅剑雪恨相逢

人邪与剑邪——一剑封禅与剑雪无名,是朋友,更是宿命之敌。
是因缘巧遇吗?亦或是苍天安排?是命中注定?注定两人之间的结局如此?
他的茫然,探索着迷离的过去;他的积极,追寻着不可直的未来,两人的相遇,是一段动人友情的开始,也是最终带给人深痛结局的开端......

当年在圆教村相遇,两人互相欣赏,并同意相互交换观看对方的剑。但谁也没想到,在朱厌拔出的瞬间,圆角村竟成一片人间炼狱之像,视线所及之处,净是惨不忍睹的画面,死尸遍地,烧毁的残梁断瓦中,无一人生还。剑雪目睹这一切的发生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位初识的朋友——一剑封禅,在短短数秒之间,转变不曾见过的嗜血魔者——吞佛童子,手中握着已变换形态的朱厌仿佛来自地狱般,宣告着即将结束自己的命运。就在下一秒,目睹乡民惨亡、悲愤的太瘦生发出惊天一掌,打掉了恶魔手中紧握的朱厌,同时化了剑雪的危机。眼前的恶魔已不复在,变回自己所认识的一剑封禅,额上血红的火焰印记,是自己昏厥前的最后记忆。自此,剑雪避开一剑逢禅不愿相见,只因自己不知如何面对他,也不想让他发现自己额上遮掩不去的伤疤,自己选择了逃避,认为或许不再见面,对两人都好,但命运还是将两人牵系起来,直到彼此又重逢......

同样身为北域三大传说之一,两人的性格,可说是两极化。
[为什么?]是剑雪常常挂在嘴边的话。的确如此,在他尚未重生之前—鸠槃神子时就以好学好辩闻名。之后也因为这句话,使得的一剑封禅常被他搞的一个头两个大,不解,他为什么那么爱问,还问了一大堆奇怪的问题让他烦恼,然而,在看到剑雪的纯真时,他还是强忍下怒意,慢慢的解释其中的含义和缘由。剑雪时而无心说出的天真谈话,时而说出听似老气的对谈内容,更让一剑封禅觉得他有时像个孩子,但有时又很老成。相信两人之间的逗趣对话常让不少戏迷听了位之莞而,从中也令人隐约的感受到两人深厚的情谊。

[剑雪无名]一名,是一剑封禅给予的。[暴雪中的封雪剑者——剑雪]取名时,他是如此说的,听着一剑封禅说话的同时,剑雪珍惜着,今生难再遇的好友,相聚时的温暖,以及他所给予的名字。漫长的路上,因为有他相伴,不再觉得孤单......
[一剑封禅,若无你,也无今日的剑雪]剑雪如此道。对一剑封镡来说,剑雪无名,是他一生最珍惜,也最重要的朋友,对于剑雪深处危机之中,却仍坚持不拔除身后那把以布缠绕的朱厌剑时,他恼、他怒,他气他为何如此不知变通,气他为何如此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安全。但他不知,在数年前曾经发生过的事,甚至可说是完全没印象,更别说他为何不懂剑雪在想些什么了。其实,剑雪只是不希望自己的好友知道,他日夜找寻的仇人——吞佛童子,其实就是他自己!事实是如此的不堪入耳,而这对一剑封禅而言,又将会是何等的残酷!

在相见,一样不变的鹊桥仙,孤高狂妄的人邪;一样浅绿的身影,爱梅护生的剑邪,头上却多绑了条青色头巾,在火堆旁吹奏着叶笛。他为何躲他?让他寻他这么久,自上次见面后,待他醒来,只剩下一地的荒凉和不知为何昏迷在地的自己,好友呢?这里又为何变成如此?一堆的疑惑,却是无人来替他解开,如今他既然无事,为何不来见他?又为何要避不见面?见剑雪似有苦衷,他也不再追问下去。重逢的朋友,一向孑然一身的两人,如今有了伴,他们,要再续之前未了的友情。

他的挚友,哪里去了?他要阻止悲剧发生,他要挚友回来!一个身体,却拥有着两个彼此憎恨的灵魂,看着眼前的恶魔,他该觉得可悲吗?

为了毕生最好的朋友,剑雪决定将这一切罪恶背负起来,欺瞒一剑封禅向众人承认自己才是吞佛童子,并坦然的面对着他怒不可遏的容颜,甘之如饴。纵然如此,一剑封禅仍是任性的不愿相信,仇人要杀,朋友不可弃,他坚信的认定一切皆是剑雪编造的谎言,两人坚深的友情、那段偕伴同行的日子,是彼此孤独的心中,最美好的回忆,并不会为此而有任何的改变。该说命运弄人么?在有心人士的侵扰下,圣剑染血失了以往的清圣光辉,也逐渐无法压抑住一剑封禅最原始的魔性,吞佛童子的现身次数不断地加,迫使剑雪陷入两难的情境,挣扎的最终,还是忍痛告知一剑封禅他一生中最怨恨的仇人,就是他自己!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他愤怒、他生气、他逃避、他不愿相信,两人彼此的过去,是如此的不堪,他众人欲诛的魔者,他则是经重生蜕变后的魔胎……
[你知道你使我很伤心吗?]
[我知道]
[你知道你比我更伤心吗?]
[我不知道,这样的命运,到底是谁比较痛苦]。
漫长的夜晚,无言相对的两人,高挂的月,映照着两颗沉痛的心。
直至一剑封禅被夜重生擒走的那一天,他着急、他担忧,会同了蝴蝶君与六丑废人急急的去营救。看着雪淋淋的一剑封禅,他新痛,[你们,一次傻三个]一剑封禅担忧的说,对于好友的心意他并非不懂,只是这样做未免过于冒险,他不希望因为他,连带拖累了三位朋友,身体上的痛,比不上心急如焚的担忧,看着奋战的朋友,一剑封禅丝毫没有注意到,他的眼中闪烁着不定的红色光芒。一场苦站,人,救到了,但吞佛童子的甦醒却已是无可避免。
如今的他,又是孤单一人,一剑封禅呢?不,眼前的恶魔绝非是他,一剑封禅是一剑封禅,吞佛童子是吞佛童子。一个身体,却拥有着两个彼此憎恨的灵魂,看着眼前的恶魔,他该觉得可悲吗?他的挚友,哪里去了?他要阻止悲剧发生,他要挚友回来。心伤不已却又坚定的剑雪,决定要和恶魔一战,这一步,走的艰辛,但为了好友,他什么都愿意,即使是自己纯洁的生命,亦在所不惜。
[是该结束了。]望着眼前的恶魔,相似的轮廓,是他吗?一霎那间的迷惘,下定决心的剑雪,使出了最后的一招!雨纷飞,无情的落在两道决裂的身影上,苍天作弄,杀诫断,眼见手上的莲献,没入了挚友的身体,染了一身血红,眼前所见,哪里是恶魔,正是自己的好友!他不相信,挚友身上的最痛,竟是自己造成,[剑雪,没关系,这样……总算是结束了]一剑封禅伸手为剑雪抹去脸上不停滑落的泪水,[勿悲伤,吾最不希望伤害的就是你……我的朋友][一剑封禅]剑雪心痛的为一剑封禅拭去嘴角溢出的鲜血,[剑雪,替我高兴,我终于掌握了自己的未来][未来,要活着享受,一剑封禅][吾希望来世][别说来世,你的今生尚未结束,起来,我为你疗伤,我找人为你疗伤]心焦的他,此时只想让好友活下去,[傻剑雪……避得过这次,避不过第二次……,我无法克制自己。][我相信你!]纵使发生了那么多的事,信任,却从不曾减少半分。
[赦道开启了],多么伤人的一句话,眼前的一切发生的令人猝不及防,下一秒,眼前的一剑封禅已变换成原先的恶魔,而莲献,已没入自己的身体,[我骗你的,傻剑雪] 。又是一句傻剑雪,意义却大不相同,听在剑雪的耳中,有多么的讽刺!看着离去的吞佛童子,耳中又响起了破戒僧先前给过的告诫:[不要让他影响你的判断,不可让他左右你的决定,你够坚定,才救得了你与他,记住。] ,身体倒落的一瞬间,隐约又看到了远方破戒僧模糊的身影,是幻觉吗?身心俱疲的他,不愿再多想,缓缓闭上了双眼……他拥有着两人共同的回忆逝去,今生已了无遗憾。


梅花坞的梅,落了。隐约那抹浅绿色的身影是谁?他是北域传说中的剑邪,是大家心中的剑雪。他,等待着下一个天命的到来。


记忆中,炉火旁,两道熟悉的身影,依旧不变的友谊,剑邪与人邪——封禅与剑雪,一幕幕过眼云烟,美好的回忆,孤独的两颗心,在混乱的江湖中,相遇、相知、相惜,也许今生无缘再见,期待来世,封禅剑雪再相逢……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TRACKBACK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コメント

      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このサイトについて


菊一文字則宗
幸福像花一樣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