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 スポンサー広告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無題

2005年11月24日 - 宮燈夜雨

沙石飛揚,一擊是雲散天變,一擊是地裂石塌,無多餘的話音,只有招式來回間的猛烈氣流。

與打鬥相佐的,另一邊仿若與世相隔,渾然世界只剩兩個人,白衣道人懷中緊擁的是滿身淌血的疏樓龍宿,惜日華服豔爾,現卻染上最豔麗的暗紅,如同彼岸花般雲染衣裳;曾經被嘲爲無論如何也不會亂的紫銀髮絲,珠釵已落,瀑布飛瀉似散亂在身上;見不到的是那似笑非笑的神情,無法玩味的是那一語雙關的玩笑。
道法自然,順行天意,所以爲空;只是現在腦中的空白是什麽,空白的紙上只落下四個大字:疏、樓、龍、宿;無法再思考其他,腹不再,有的僅是緊緊擁抱住龍宿的動作;喃喃的是不願相信的事實,只是似乎與他作對般,鮮血不斷地從龍宿的身體湧出...

趕來的正道衆人,來時見到的僅有懷抱著龍宿的劍子仙迹以及站立一旁的佛劍分說。
“前輩”
“夜重生已亡!”無更多的話語;對眼前的兩人是佛者不該有的動容,他明白失去龍宿劍子比他更痛苦。
“龍宿前輩他...”
“續緣.”以擺在眼前的事實,何須再問,生離死別在這個江湖司空見慣,只是人非草石又豈能不慟。

“啊----!”突來的聲音,是劍子發自內心的悲吼,驟然站起,將龍宿交給佛劍,無聲中,對視的眼神僅透露著對好友的信任:龍宿就交給你了。
來不及阻止,劍子已轉身向暗之間。

“三個人,三口劍”只餘虛話...扇舞搖擺間似乎猶見那人還在......

“依龍宿前輩一貫作風,讓我替前輩逼出淤血以保容顔吧”
“...”沈默的不語,即當是首肯
上前行療得到的卻是出乎意料的結果
“這...前”
“哎,續緣!”拍拍兒子的肩膀,像似明白他無法接受事實,但以後的路還長,這或許只是人生的一站。

見衆人再無他事,抱著龍宿佛劍倘然而去...

“這…爹親?”素續緣不能理解的,龍宿前輩只是傷勢過重而昏厥過去,只要接觸到身體該能察覺心跳,爲何劍子與佛劍前輩皆是故人已亡的感覺?
“究竟是怎樣?我怎麽被你們搞的一頭霧水”悶悶道,哎哎,自己真是跟不上時代了
“龍宿前輩只是暫時昏死過去而已。” 誠實的說出關鍵,可是疑問並未解除

望向天空,素還真看似無奈幽幽地開口
“這...或許就是先天人的生活樂趣吧!”

後記

宮燈幃華燈再照,三人歡笑間品茗互侃
“劍子,汝真不愧是老手,演技毫無破綻啊~”
“耶~論演技好友你也不差啊;見龍宿如此真實的演技,劍子實乃肺腑演出,真情流露啊!”你來我往才是默契無間啊!
一旁的佛劍仍默默地喝著茶,仿佛全然沒有參與過這場鬧劇一般(大師崇拜你O///O)
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TRACKBACK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コメント

      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このサイトについて


菊一文字則宗
幸福像花一樣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