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 スポンサー広告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冬懷(劍x龍)

2005年12月05日 - 宮燈夜雨


冬懷


風雨呼嘯恣意,早上的晴天之姿早已不復見.猛烈吹襲而來的狂風使他手中遮雨的紙傘在雨中更顯淒落.但傘之主人仿佛不被如此惡劣的天氣影響,一席白衣依然悠漫步在泥濘,最後消失在風雨暗夜中.(劍子你很像幽靈誒)

出遊至今方回豁然之境,但這裏似乎完全無少了主人的陰沈氣味;心中明白定是他定時前來打理,搖頭苦笑,卻是滿載寵弱.(廢話,多個人幫你打掃你會不開心?簡直給你賺翻了)
甫踏入內庭,意外見著那人兒在亭下等他;單手支頭,明眸緊閉, 懷裏緊緊揣著酒壺,均勻的呼吸似是沈沈地睡去了, 那姿勢煞是可愛,猶不見平時的傲然銳利. (不要以爲我們不知道你有LOLI控,但女王也是你自己養成的,認命吧XD)

"想睡就去睡吧,何必在外硬撐."輕言細語,看著龍宿身上被雨滴打濕的衣衫,劍子緊皺眉頭,責備的語氣實爲心疼.輕柔地將人抱起走向內屋. (其實你在暗爽吧,龍宿這麽爲你)

薪火串動,燒熱的清水散發出陣陣熱騰水氣,白霧在劍子仙迹不大的屋子內迷漫開來,頓時氛圍迷霧繚繞.
探手試了試水溫正適,便著手褪去龍宿身上的濕衣;
將人放入木盆中,劍子拿起一旁的布巾輕順地洗軾龍宿;粗質的掌心磨擦著龍宿細嫩的肌膚,卻毫無褻猊之意. (值得研究…)
泡在水中,濕熱的水氣使龍宿的肌膚越加紅潤晶透,濕亂的發絲越顯其容顔之俊媚.形成一副難得一見的撩人美景. (用力拍劍子,慕死你拉O>V<)
替龍宿洗完,劍子小心的將人兒抱出,但像與他作對似,懷中本該沈睡之人卻扭動了下,一個不穩,兩人雙雙栽入盆中.
"你...啊"新換上的白布衫現下又是濕透,無奈地抿了抿嘴,嘴角卻悄悄泛起笑容. (這時候…的魔王笑…)
"既然如此,只能勞煩好友再陪吾洗一次了."

劍子褪去衣衫,進入盆中;由於木盆甚小,這樣的兩個大男人泡在內中則是剛剛好,一點空間不留.(…真是個好木盆)
有意無意似,在移動龍宿時,龍宿不是手揮動時恰好碰上他的某些部位,就是睡著睡著倒在他的肩上,而呼吸則挑逗般吹在他的肌膚上.
“你的睡相真是越來越讓人不敢恭維了.”(不是吧…明明高興就別裝!)
苦笑著,面對龍宿幾次挑逗,劍子不再緊束,捧起龍宿精致的五官,在薄唇上細細灑落下輕吻.(果然!)
“恩…”因吻發出的輕逝呻吟,聽在劍子耳中更是挑逗.細長的碎吻逐漸加深變濃, 仿佛把這些日子的分別一併補償回來般,纏繞著的舌尖更是緊密地化不開.(@///@)
越發激烈的唇舌相接,龍宿雙手繞過劍子頸後,恣意享受他帶給自己的溫潤;
劍子移位的右手來回揉撫龍宿的背部,熱水帶來的波動現更是陣陣木麻.
突然的離開,一時讓龍宿不明所以,迷離的雙眼望著劍子
“劍…子?”
;劍子抓起一旁的粗布,裹上龍宿,準備將人帶入床帳內
“…吾說,龍宿.
“恩…?”
“床被你搬去哪了?” 苦笑不得,道法自然,以天地爲鋪本是無妨,但現下這種時刻…(有沒有種瞬間被潑水的感覺XD)
“看汝的床腳年久失修…讓默言欣先行處理了.”龍宿任由劍子抱著,倚在他身上庸懶地回答著.[吾可是怕哪天汝的床突然塌了,汝皮厚自是無妨,但吾可不想因此事搓傷皮肉.] (是啊,龍美人在下面,自然壓到的是他T///T)
看著龍宿一副無所謂的樣子…無奈…
“哎,那只好委屈你…的毛皮睡椅了”

驟然,龍宿伸出舌頭,滑過劍子的耳垂,沿著輪廓,來到到唇邊,描繪著劍子的唇形.(@///@喔喔)
“龍宿!”
“汝這次去了多久…!”(劍子你很混帳!)
埡口無言,的確是自己理虧在前.
“吾很想汝…”一吐思潮,每天儘管儒門天下再忙,他都會來豁然之境打點一番,劍子遊山廣覽之喜好早就習慣,只是這次比以往甚久.(Q口Q這麽快就投降了)
“…….”
此刻什麽先天,什麽修煉因這一句話被遠抛,現在只想拼命的將懷中的人兒吞噬乾淨,再度契合的唇瓣,唇齒之間的挑逗比剛才添入了幾分激情.(阿花,真感激你)
手掌滑入龍宿的小腹下,柔勁的手指努力撥弄欲火的源頭.唇齒啃咬著龍宿的頸窩,像似何種美味.(啊…我居然敲下了,Q///Q)
“恩….啊….”幾番動作,惹得身上之人嬌喘連連
方罷,指腹又轉而攻向龍宿的後庭,唇也順勢灑落在胸膛的紅纓上
“啊…啊…”
“是吾忽略了”無法表達心中對龍宿的歉意,兩人的關係即使變調,卻從不影響個人生活,平時依然如以往一般;即使有時萬分想念龍宿,仍隱忍下來,但他卻忽略了龍宿的感受.

指尖沒入龍宿之中,先是輕輕地讓他適應,隨即轉爲抽動.
“啊……劍…”仰頭,前方的欲望不得滿足,後庭又遭襲,欲拒還迎,兩種複雜的感覺交織在感官之上.
知道龍宿已經準備好了,隱忍已久,劍子還是翻身將龍宿致于皮毯上,替龍宿抹上潤滑膏.
冰涼的膏藥入體,更是一波顫抖,溫柔之舉卻引來更大刺激,劍子一個挺入
“阿….….”
一陣後,劍子開始緩緩地律動,
“啊….啊….”像是突來的滿足, 龍宿眼角溢出淚珠.
溫柔的吮去龍宿的淚水,劍子加快抽動…
“啊……”

………

屋外風雨紛亂,屋內旋旎春光…(我實在凹不下去了…太…/////)

==================
滴雨漏蓬
打落在熟睡的兩人身上,冰涼透心,擾醒了夢中之人.
“今日儒門還有要事,吾先回去了.”
起身,原本蓋在身上的粗布滑落,露出大半冰雪凝膚.
“再陪吾睡會兒.” 劍子閉著雙眼,絲毫沒有讓龍宿回去之意.
“哈,難得劍子仙迹會主動要求”
“但吾真的…”話未說完,人就被劍子拉回,一吻封住了口,接觸的唇舌,劍子恣虐著龍宿的唇瓣,手自是探入龍宿腹下…

昨夜剛末的欲望又再度被挑起…

“汝…真會…算計”
“彼此彼此”

冬至的清晨…擁懷入眠…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為介末的新畫而萌的文
請往這邊看來
http://blog.xuite.net/jz2lx/jl/4539672

如果覺得畫比文出色這就對了...因為是無敵大爛文=v=

特別聲明:為了我暗純之名我不得不解釋下,這是我第一次寫陽春文呀>///<
感謝大家傾囊相授...以及給我做心理輔導(=_=)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TRACKBACK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コメント

      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このサイトについて


菊一文字則宗
幸福像花一樣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