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 スポンサー広告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夢 (一) (劍x龍)

2005年12月23日 - 宮燈夜雨


(一)

暮落後的原始野林,漆一片,伸手不見五指,參天的古木把月兒也擋個正著,不漏一絲月光。沒有猶豫,繼續前進探索,幸兒發現不遠處有微些火光,想著森林中原來還有其他人,帶著好奇向火源處欺近;撥開蓼木,卻驚見一華麗身影懷中仰躺著一位白髮素袍的道人,非是驚于兩個男人如此曖昧的動作,而是薪火蹦串,點點星火浮起空中圍繞在兩人周圍,形成好不浪漫的一幕,再觀向坐著的華衣紫發儒生,雖然夜暗看不清容顔卻感覺到他嘴角微漾,那笑容是對著懷中沈眠之人…


“主人,該是起床用膳之時了。”輕敲房門,每日此時仙鳳定會前來叫醒龍宿。
“鳳兒,替吾準備下,吾要前往豁然之境拜訪劍子。”難得的在仙鳳未來之前龍宿便起了身。
開啓房門,見龍宿已坐定在梳粧檯前。仙鳳便端上金盆替龍宿梳洗。
看主人春光滿面定是發生什麽了好事,想必與劍子先生也脫不了關係吧!
“今天就弄個簡單的髮型吧”
“啊?”
“怎樣?”
“仙鳳只是驚訝于主人難得的心思。”
“哈,就當今天是例外吧!”
“恩,仙鳳這就替主人打點。” 主人的心思真是讓人難猜。

“主人你看這樣可否?”
“不愧是心靈手巧的鳳兒,真合吾意。”
簡單的發鬏加上適當的頭飾,使龍宿看起來更有一種隱士的自然英氣。
搭了件比平時衣著相比僅顯樸素的白麵外套,龍宿便往雙叉路的另一端豁然之境前去。
主人今天真的有點不一樣啊!!!


“好…咳…好友,龍宿前來拜訪了。”刻意將嗓音壓低,低沈的聲音由龍宿口中脫出。
優雅地步向亭下的劍子。
蘿扇搖擺間來到雲人邊,劍子,這樣的吾一定很帥氣吧!Q///Q
沒有得到回復,起身迎接的劍子就這麽上下來回掃視龍宿。
“我說,龍宿,難道你轉性子了?”
“難得吾如此素衣簡妝,汝就不會說幾句讚揚之話麽!”每次都只會數落吾。吾也是需要讚美的凡塵先天啊。>口<
“還有,你的聲音,是怎樣?”
“沒啊,吾的聲音一向如此!”汝是不是感覺吾的聲音很有磁性~>///<
隨後龍宿自戀的拿扇子拍拍,頗是得意今天的效果。
沒理睬他,劍子伸手探向龍宿的額頭。
“恩…也沒有發燒啊。”
“莫非汝以爲吾病了!”劍子的手心好暖和哦~抽離的手掌額頭還殘留有餘溫,想著,龍宿的兩頰不自覺地嫣紅了起來。
“你看現在連臉都紅了。”怎麽今天龍宿怪怪的,又是換了件素衣又是聲音低啞,莫不是受了什麽刺激。
“沒事沒事。”連忙用扇子遮起臉。不行,吾不能這麽不爭氣!
整理好情緒,龍宿移開扇面。
“龍宿今日拜訪是想邀請好友一同出遊。”
“是何地呢“拿起茶壺替龍宿倒了杯茶。
“前日吾發現一處非常之境!”
“喔?”顯然比起龍宿的提議,劍子更有興趣的是他今天的怪異舉止。
“汝跟吾去便自然明白。” 劍子汝幹麻一直盯著吾看啊,吾知道吾很帥了拉!
“那就有勞好友帶路了。”


“陳年古木環繞,奇花異草令人眼亮;但,龍宿,我實在看不出有什麽非常之處。”看著眼前的原始林,莫名的,龍宿在搞什麽鬼。
“不急不急,等到夜裏汝自然就會明白。”在心中悶笑,到了晚上汝就是吾的了!\>//B//<

看著逐漸西落的豔陽,兩人尋覓到一處空曠的小地。地上的新草早因冬至的來臨而枯萎,是夜更會結上一層薄冰。
一揮袖,將草地上的灰塵去除,龍宿拍拍衣服後坐下,說道
“劍子,汝累了吧,來,吾可以借汝靠!”
“…….”劍子無言,只是同之前一樣緊緊地盯著龍宿猛瞧。
“汝別一直看著吾嘛!”
“我只是好奇。”
“汝多心了。”吾怎有可能告訴汝!
“既然好友一番美意,那劍子就不客氣了。”反正兵來將擋水來土擋。
如言,劍子就這麽倘然地躺到龍宿的大腿上。
恩~總感覺有點不對啊
“劍子汝躺錯地方了!”
“耶~是龍宿你主動讓我休息的啊,自然是…我想怎麽睡就怎麽睡。”調了個適當的位置,劍子就此閉上了眼。
不該是這樣的,汝應該緊緊依偎在吾的懷裏,然後吾……
不過,這樣也不壞就是拉u////u
低頭看著劍子的睡臉,粗的白眉緊貼在眉上,即使睡著眉宇間仍是自然的散發出英氣,白刷刷的修長睫毛擋住了平日裏令人心跳的眼眸,英挺的鼻梁…然後是唇,就這麽盯著劍子的雙唇發呆,不自覺的臉紅了起來。唔…頭有點暈暈的,莫非真是昨夜深更興致大起便起床作畫時著了涼!
突然身上的劍子張開了眼。
“唔!”
從龍宿腿上起身,擺了擺袖,劍子一副准備考問的模樣。
“恩?”最好是自己主動招了。
“汝…咳…汝使炸!”明知劍子問的是什麽,但豈能如汝之意。
“茶也喝了風景也看了休息也休息夠了,是該說說今日的目的了吧!”
“沒啊!”死不認帳,手上的扇子擺動次數越加頻繁。
“龍宿!”
“吾說沒有就是沒!”
“既然如此那劍子就不奉陪了,請!”
“吾頭有點疼!”
剛準備走人的身影硬生停了下,回頭看向龍宿,的確臉面異常紅潤,兩頰燙紅可愛的讓人忍不住想咬一口。
歎氣“那就一同回去吧。”
“汝不生氣了嗎?”小心翼翼地問著劍子,怯怯地眼神吐露著不放心。
“哈,走吧!”
扶起地上上的龍宿,再探了探他的額頭。劍子的眉頭又鎖了層。哎,華麗也有華麗的好處啊!多穿幾件才不會受寒!


將龍宿帶回疏樓西風,劍子便讓仙鳳請來了大夫;看著眼前的藥,想來你我有多久沒生過病了呢!
“仙鳳,我來就好。”
“那就麻煩劍子先生照顧主人了。”早上主人還好好的,怎麽回來就惹上了風寒;仙鳳有些哀怨地瞧著劍子。
“放心吧!”明白仙鳳擔心龍宿,這一句是定心也是替自己表達歉意。
“那仙鳳,告退。”望一眼龍宿,仙鳳關上了房門。

帳內,一天的疲憊龍宿早已睡下,將人圈起靠上自己的肩頭,劍子輕拍著龍宿的臉頰。
“龍宿,喝藥了。”
“…恩”似是應聲,但人未睜眼。
將碗遞上龍宿的嘴邊,他便也乖乖地喝下。隨後,劍子替他擦了下嘴角殘留的藥汁。
“…吾昨晚…做了個夢……”
“恩…”
“……夢到…在一個漆的森林裏…火篝旁…”
“汝睡在吾懷裏…”
恩……
等等,莫非今天一天裝氣勢、玩深沈還有去什麽森林等天,就是因爲做了這樣的夢?讓他睡在他身上真有那麽令人開心麽,有點哭笑不得。
“我說..”
“……汝懷裏好暖和。”說著人便往劍子身上蹭了幾下。
“.....”
無聲地劍子也將龍宿摟得更緊。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TRACKBACK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コメント

      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このサイトについて


菊一文字則宗
幸福像花一樣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