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年--月--日 - スポンサー広告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雙飛(劍x龍)

2006年01月08日 - 宮燈夜雨


日落薄暮起,霧靄中群鳥歸巢,昏暝逐漸籠罩群山。

幽靜小徑上一位道人獨自行走著,遠遠地便能感受到一骨凜然正氣,背後的古劍更是顯示出主人的不凡。

離開殘林後,由於生怕滅定師太仍然鎮守在毀壞的豁然之境等待,劍子便直接尋找龍宿去了。


進入山頂範圍,霧氣更大,溫度也比山腳低的多。因此附近的樵夫早早便歸了家。

濃霧中的素白身影搭上陰森的山野突顯一絲恐怖。此刻更該慶倖周圍早無人煙。

“深山退隱呐~”炯炯有神的雙眼就這麽凝視著前方的宮樓,像獵鷹捕捉到食物般的眼神。

十裏宮燈鋪路,宮樓繁複華麗,如此囂張的退隱還真是少之又少啊~

沿燈而行,再往內便是主樓。

劍子擡頭觀望牌匾竟無題名.

謂之無名麽。


“非請自來即爲盜啊”

聲音由兩樓傳出,循著聲音劍子邁步上階梯。

敞空洞的臥房,迷亂的紗帳隨風擺動,在帷幕後,一身薄衫,龍宿倚在金繡紫面的絲枕上,吸了口水煙,又悠悠吐出。

“吾以爲是誰如此大膽擾人清,原來是劍子汝啊!” 沈長慵懶的話音,龍宿絲毫沒有招待來人之意。

“不就是劍子前來拜訪好友了。”再見面,劍子也不拘束。

“汝倒是來的坦蕩。”

“吾不是說了以後不用再聯繫麽?”話鋒一冷。

“耶~相信華麗無雙的疏樓龍宿自不會爲此等事懷恨至今。”

“哼!”悶哼一聲,倏地用掌風將劍子吸入帳內。

將人壓制于下,龍宿居高臨下的俯視劍子,用煙管挑起他的下顎。

“汝這可是自投羅網”微眯的鳳眼猜不透藏何情緒。

“當日主動離去的可是好友你啊”
用手推開煙管,劍子一記翻身,反困住龍宿。

動作的大幅度,龍宿的衣衫滑落過半,露出大半雪膚。

吹入的冷風越具肆意,雪白的肌膚上印出絲絲紅潤。

沒有言語,兩人只是靜靜的對視。


“劍子!”喚人的聲音悠揚、沈穩、卻又帶貪戀。

一聲叫喚打破了靜默的時間,打亂了冷洌的空間。

發狂似的擁吻,狠狠地,仿佛吞噬掉對方一般。

不滿足,龍宿挑逗的眼神,主動幫劍子褪去衣衫。

……..(別打人)


意亂情迷間,忽然感覺到冷冰冰的鐵器頂著自己。

一路從胸口慢慢下滑,最後停留在小腹來回。

“汝說,如果就這麽下去會如何呢?”龍宿的神情充滿著期待愉。他實在很想知道此刻的劍子是何表情。

停下對身下之人的探索,劍子埋在龍宿的頸窩。無聲。

隨之發出“咯咯”的笑聲,

笑聲越漸變大,呼出的氣息吹彈在龍宿的鎖骨上,麻麻氧氧的。

像是笑夠了“我真是個幸運的人呐!”

“哦?”
“就不知劍子大仙此言何意?”依舊拿著小金劍頂住劍子。方才幫劍子褪衣時龍宿便乘機取走了他不離身的小金劍。

劍子慢慢地擡起頭,探出手輕柔地撫摸龍宿的喉頭。

“難道不是麽。”給了一個眼神以及……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。

同時,劍子另一隻手也沒閑下,手指無預期的進入龍宿體內。

“啊!”

狠狠地瞪了劍子一眼

“真是無聊….”

隨後龍宿將手上的小金劍棄之一旁

“我不正在努力麽”

《完》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結局被我刪了,就這樣!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TRACKBACK
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
コメント

      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このサイトについて


菊一文字則宗
幸福像花一樣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